潁淮人物

清末翰林王震昌的科舉人生

發布日期:2019-02-18 11:42   作者:潁州晚報    來源:潁州晚報    閱讀: 次   保護視力色:       

阜陽物華天寶,人杰地靈,代有人才,王震昌便是其中一位。他出生于晚清阜陽縣鼓樓北韓家胡同,是赫赫有名阜陽八大家之一王氏望族代表人物。他自幼聰明敏達,博聞強識,21歲鄉試中舉,22歲會試成進士,旋受清廷公派留學日本法政大學。辛亥革命后以鄉誼受幕安徽督軍倪嗣沖,抗日戰爭時期跟隨民國政府軍令部長徐永昌舉家遷往重慶,受聘為軍令部顧問,新中國成立后被聘為浙江文史館員,回歸人民懷抱。王震昌作為阜陽歷史上最后一位進士,歷晚清、民國及新中國成立,一生仕途曲折,充滿傳奇色彩。從本期起,本報將連載李興武先生撰寫的《清末翰林王震昌的科舉人生》一文,以饗讀者。
    王震昌(1882—1958年)字孝起,號伯盂,又號幼舫,清末安徽潁州阜陽縣人,世居北關韓家胡同,生于光緒壬午年七月二十日吉時。先世非軍非衛,非商非灶,阜陽周邊擁有田產,世代書香門第,家境殷實小康。高高祖王景美,世代耕讀,為潁州富戶。高祖王應科,繼承父業,耕讀傳家,詩書繼世。曾祖王子爵,因孝起入翰林,例贈修職郎,覃恩貤贈為通議大夫,朝廷在制詞中說他“善以開先業,能昌后。一經垂教,發詩書之精華;奕世貽庥,表弓裘之矩薙”,此時的王氏已成為阜陽早期八大家之一。祖父王懷清,字思源,太學生,以團練功議敘縣丞,例授修職郎,通議大夫,不仕。朝廷制詞說他“箕裘紹緒,詩禮垂聲”。祖上的基業到他這里已發揚光大,兒孫之輩仿佛垂聽到綿延久遠的詩禮之聲。父王翰文,字西林,號鶴舫,郡增生,例封文林郎,奉政大夫,不仕,朝廷制詞對他褒揚有加:“令德踐修,義方夙著。詩書啟后,用彰式榖之風;弓冶傳家,克作教忠之則。”母陳氏,同治庚午科舉人潁州陳之銓次女,例封太孺人,宜人,制詞說她“勤慎宜家,賢明訓后。相夫以順,含內美于珩璜;鞠子有成,樹良才于楨干。”(以上見《王震昌文史資料·誥飭欽賜御書》)在科舉時代,但凡家族出進士、入翰林,不唯世家門第光宗耀祖,實乃國家社會獲棟梁之材。朝廷激勵有方,賜之誥命,上封三代,制詞褒獎,光耀門楣。因文獻資料有限,筆者據此考察王氏家族幾代人在潁州阜陽的地位和影響,以及清末科舉制度廢除前后阜陽社會私塾教育和家庭詩書傳承的一般現狀。
    王震昌繼承家族優良傳統,聰穎天成,博聞強識;幼從父讀,一目十行;文辭稔熟,倒背如流。乃父弓冶傳家,督課甚嚴;三更燈火,五更即起。詩書啟后,禮儀潤身;蒙學時期的幼童,就顯得與眾不同,三歲看大,智力早熟。八歲即赴私塾就學,少年時代的他喜讀詩書,尤愛經史。即長,博覽群籍,涉研簡冊,經史子集及出土簡牘,凡經手過目者,莫不熟讀精思,頗有心得。十七歲中秀才,一鳴驚人,成為府學生員。十八歲弱冠之年經歲、科兩試,成績優異,升為廩生,謂之補廩,成為享受官府津貼的生員。同年與聞氏完婚。次年聞氏病故。此后,經三年苦讀,時值二十一歲的他于光緒二十八年壬寅(1902年)赴江南鄉試闈藝,補行庚子、辛丑恩正科,中式第一百六十九名舉人。二十二歲即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赴京參加癸卯補行辛丑、壬寅恩正并科會試,成進士。同年與蒯氏完婚。光緒三十年甲辰至光緒三十二年丙午(1904-1906年)入進士館學習,以最優等畢業,乃記名遇缺題奏,散館授翰林院編修加五級。期間,長女淑婉,次女淑懿先后出生,在收獲榮譽的同時,也收獲了家庭的幸福。后來,在回顧這段難忘的科舉之路時,他深情地吟誦道:“八歲受詩書,既冠騁天路。射榮登金門,濊思霑春露。歸來拜父母,父母含笑顧。九載踏京塵,依然安儒素。”(王震昌《知悔齋詩存》)
    值得一提的是,晚清科舉鄉試、會試,由于受國內外時局變動的影響,常延期或合并舉行。如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戊戌變法失敗后,慈禧就示意清廷推遲了明年庚子科的恩科鄉試和后年辛丑科的恩科會試,借此消彌光緒皇帝在科舉士林領域的威望和信譽。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以八國聯軍進攻北京,中外交戰,朝廷諭命本年恩科鄉試展緩至明年三月初八日舉行,會試明年八月初八日舉行。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以明年逢慈禧太后七十壽辰,諭命本年舉行癸卯恩科鄉試,明年舉行甲辰恩科會試。其癸卯、甲辰正科鄉會試,即歸并丙午、丁未科舉行。然而未到丙午(1906年)、丁未(1907年),清政府就于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乙巳八月初四日甲辰宣布廢除科舉:“著即自丙午科為始,所有鄉會試一律停止。”這樣一來,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舉行的癸卯補行辛丑、壬寅恩正并科會試,光緒三十年(1904年)為慶賀慈禧七十大壽而增設的甲辰恩科會試,就成為中國封建社會歷史上最后兩科科舉考試,分別錄取天下貢士三百一十五人和二百七十三人,兩年之內產生兩個狀元,分別是王壽彭和劉春霖。而本傳傳主王震昌則有幸成為光緒癸卯補行辛丑、壬寅恩正并科會試中式第十名貢士,保和殿復試二等第二十九名,殿試二甲第七十三名,賜進士出身。也由此成為有清一代二百七十六年阜陽縣第二十七位,也是最后一名進士。
    王震昌的科舉之路從幼年啟蒙,到八歲入泮,十七歲中秀才,十八歲補廩生,二十一歲中舉人,二十二歲成進士,可謂過五關斬六將,一路順風順水。如果從八歲入學算起,他僅用短短十五年的時間就完成了科舉登頂沖刺。然而在這些光輝表象的背后,卻伴隨著他鮮為人知的艱辛求學之路以及師生之間嚴格有序的傳道授業解惑等一系列不可違背逾越的庭訓和家法。震昌兄弟六人,其為行一長兄,胞弟巽昌、鼎昌、益昌、咸昌、謙昌,諸位雖年幼而業儒,均以儒學為業,耕讀家風甚濃。而震昌在這個大家庭中享受著最優質的教育資源。他的授業師按先后順序依次為鄭燦章夫子,字華亭,郡庠生,秀才出身,也稱茂才,聞名坊里。李燦章夫子,字煥文,飽讀詩書,嚴于庭訓,遠近聞名。陳保義夫子,字修敬,郡增生,秀才二等,從輩分上講,他是震昌之表兄,作為庭訓授業師,長兄如父,督學甚嚴。賈勷臣夫子,字治安,邑廩生,滿腹經綸,得高望重,授業解惑,名重一時,為震昌仁伯,庭訓師傅中,輩分最長。江廷玨夫子,字叔玉,光緒甲午科經魁(別稱鄉貢,解試,也即鄉試的第三、四、五名),即補東河同知,現主講聚星書院。袁吟詩夫子,字月渚,歲貢生,俗稱明經,曾入京師國子監讀書,是各地貢獻給皇帝的人才。尤其是江、袁兩夫子,是震昌參加鄉試、會試前最重要的兩位授業師,功不可沒。
    科舉制度下,生員之師,類別頗多:一曰授業師,朝夕侍教者,與生員之間學問淵源最為密切;二曰問業師,偶詣函文,有所請益,有所質問者,相當于現在的函授教育;三曰受知師,或為府縣道試之主試官及其問卷主任,或為科歲主試之學政,或為優拔主試之學政,鄉試之巡撫,或為鄉會試之主考房考,或為朝殿考試之閱卷讀卷各大臣,或為書院之山長、監院。也就是說,受知師不一定與考生有真正意義上的師生關系,更多是學籍行政地隸屬關系的官員或本科考試的考官等。王震昌的受知師就是如此:王樹鼎夫子,字鑄九,前阜陽縣知縣,宣統元年九月二次署任。聯福又名偉臣夫子,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六月初八日首任潁州知府,光緒三十年(1904年)四月十八日回任。戴以輔夫子,字弼廷,前阜陽縣訓導,從七品,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到任。孫效康夫子,字介山,光緒二十一年任潁州府教授。徐致祥(1838-1899年)夫子,字季和,號靄如,咸豐十年(1860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授編修,屢充鄉試、會試考官,提督浙江,安徽學政,歷任侍讀學士、大理寺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兵部右侍郎等職,以上書諫言聞名晚清官場,是震昌受知師中官階最高的一位。胡玠夫子,字介如,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任阜陽縣訓導。周備五夫子,字我泉,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任潁州府教授。閻恩培夫子,字季生,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任阜陽縣知縣。綿文(1847-1906年)夫子,愛新覺羅氏,號達齋,字東喬,滿清宗室,鑲白旗人,進士出身,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任安徽學政,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任禮部右侍郎。許長齡夫子,字石生,前清潁書院主講。以上十位受知師,從前安徽學政、現潁州知府、潁州府教授、清潁書院主講,到阜陽縣知縣、阜陽縣訓導,五級六職,陣容整齊強大,最終成人之美。(以上見《王震昌文史資料·族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广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